别让“就业率焦虑”高过就业焦虑

  大学生就业艰难,据说今年达到了30年来之最。中国社会调查所在北京、上海、深圳、石家庄、郑州等地抽取1000名应届大学生进行的一项就业调查显示,到目前为止,应届生整体就业率为36.5%,之前社会保障部发布消息力争今年应届毕业生就业率达到70%。距离目标完成尚有一段距离

  经济不景气,毕业人数骤增,创业空间狭窄,高期望值与低就业率的巨大反差,使得很多求职大学生以及他们的家人不可避免地产生“就业焦虑”。中国社会调查所的调查也显示,约71%的受访者认为,当前就业形势严峻不好找工作,56%的受访者对未来的就业前景存在非常焦虑的情绪。

  与就业焦虑相对应的,社会上还弥漫着一种“就业率焦虑”的情绪。所谓“就业率焦虑”,是指主管部门、地方政府以及大学,在面对今年低迷的大学生就业率指标时的焦虑情绪。

  今年1月初,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等国家六部委,就已经确定2009年普通高校应届毕业生70%左右的初次就业率指标;各地政府也相应确定了自己的地方性就业率指标,重庆市市长年初甚至公开表态,重庆力争应届毕业生就业率不低于90%。此外,各大学出于招生利益考虑,更是纷纷喊出90%、95%,甚至100%的高就业率美景。而眼下,36.5%的就业率数据,带给大家的恐怕不仅仅是失望,更是严重的“就业率焦虑”。

  失望总是难免的。这些一开始就设定的比较高的就业率指标,完成起来就有些不太现实。值此艰难时世,我们似乎更应该以理性的态度面对现实。调整产业结构,激发创业热情,引导财富涌流,把已习惯了的“指标管理”转化为切合实际的就业创业指导。让每个毕业生都能找到适合施展才华的舞台,这不仅是大学生的心声,也是全社会共同的努力方向。

  然而,在各地政府、各家大学高度重视就业率的纷扰中,我非常焦虑,“就业率焦虑”会不会掩盖大学生的就业焦虑?巨大的就业率指标考核压力之下,一些地方政府和大学可能会沿袭惯性,剑走偏锋,片面追求提升捷径而不是切实解决实际就业,玩弄一些数字游戏,从而掩盖了大多数大学生及其家人的就业焦虑。事实上,此前已经有过一些大学,为提高知名度吸引更多学生而制造虚假就业率的报道。应届大学毕业生要想拿到毕业证和学位证书,就必须提交给学校一纸就业协议书,至于这纸协议书真实情形如何,学校是不关心的。

  一旦“就业率焦虑”成为社会的主导价值,那些游动着的大学生的焦虑很可能会变得模糊漫漶,毕竟,“就业率焦虑”是以政绩作为驱动的。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精神病医院 » 别让“就业率焦虑”高过就业焦虑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