婚外恋者易有焦虑症

  我曾经是个活泼、开朗、爽直的少妇。前一段时期,我根本说不清楚为什么不能自制地与本单位一个同事相好过十天。我们一共约会过三次。第三次我与他发生了性关系。也是这第三次,我回家很晚,在丈夫再三追问下,我只得把事情和盘托出。丈夫很愤怒,这是男人无法接受的事实。也就在那一刻,我恍然大悟,如梦初醒,知道自己所犯下的罪过。

  清醒后的我,痛苦极了。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这样做。真的说不清理由。我一贯讨厌婚外恋,讨厌第三者,但我在行为不能自控的那十天里,这一切全都抛之脑后。当时,我只是固执地认为:丈夫与我之间不存在爱,我与他的结合才是世上最纯洁的情,人间最高尚的爱,我可以以身相许;当时并不认为那种结合是对丈夫的背弃,甚至感到永远无悔无疚。

  彻彻底底地醒悟后的我,开始陷入无限的痛苦之中。每天我必须忍受失贞的折磨和良心的审判。我痛恨这个可厌的自我,痛恨那个可恶的男人,时常整天整天出神,整夜整夜失眠;两手冰凉,浑身发麻。我真的不是那种水性杨花、不知廉耻的女人,可事实胜于雄辩,我是失去了贞操。我反复问自己:“你为什么做那种蠢事呢?你为什么伤自己,害丈夫呢?”自己不能作出解释。

  出事后,丈夫几次背着我嚎啕大哭,说我真不应该胡闹。清醒后的我也知道实在不应该,真想让时间倒流,重新过那十天,可是这一切都是不可能的了。我时常茫然地站在三伏天的阳光下,全身感到寒兮兮的浑身打颤。我一股劲地问自己:“你背叛过自己的丈夫吗?”“不可能吧!我怎么会呢?”

  丈夫整夜整夜地失眠、叹气、流泪,对我的态度时冷时热。他想原谅我、宽容我,可是又实在不能接受这一事实。他以自己的逻辑来反省我们这十年的婚姻生活。他说我过去伪装着自己,从这件事中才露出狐狸尾巴;他说我玩了十年感情,骗了他的一片真心。我不怨恨丈夫对我的伤害和责骂,我只是不知怎么安慰他。

  这段时间,丈夫也曾闹着要和我离婚,但我们最终还是没有分手。说真话,一方面我想让他与我离婚,这样可以减轻他的精神痛苦,我知道是我对不起他;可是另一方面,我又实在不舍得他。

  每天我机械地走在大街上,看到那些以前我看不起的为钱卖身的女人,想着自己的所作所为,不知不觉中我竟成了她们的同类——虽然我并不是为了钱财,可是也失去了贞洁。一想到这里,我就觉得没脸见人,只想一死了之。我曾经数次动过自杀的念头,几次买了“乐果”农药藏在家里,可每次动作前都被暗中监视的丈夫发现。丈夫说得对:我死了解脱了自己,却把痛苦留给了父母、孩子和丈夫。这太自私、太无情。这种求生不得、欲死不能的苦涩使我简直要崩溃了。我总觉得有一天我会发疯。

  我真的尝到了“一失足成千古恨”这句话的滋味。每天我都如同丢了三魂六魄似的僵僵直直地游荡在大街上,巴不得有哪个喝了酒的司机一下子将我撞死,让我尽早地离开这个痛苦的世界。心理分析

  这是一例典型的失贞焦虑神经症个案。这位少妇的失贞焦虑迫使她处于“死亡的边缘”。我想通过这一案例的分析,让更多的少女少妇们能正确面对这一类问题。这个案列反映出这一少妇失贞焦虑的四个基本因素: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精神病医院 » 婚外恋者易有焦虑症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