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减轻精神分裂者心理痛苦

  精神分裂症主要采用生物治疗控制精神症状,包括抗精神病药物和电痉挛治疗。然而在临床上,大概有25%~60%的精神分裂症患者即使是坚持服药,幻觉、妄想等症状也仍持续存在;约75%的门诊患者不愿长期服药,依从性很差;约有5%~10%的病人从药物治疗中没有任何获益。另外,在患者的精神症状控制后,患者的社会适应能力仍然不足。所以,近年来精神分裂症治疗观念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强调在抗精神病药物治疗基础上进行全病程的心理社会综合治疗模式。

  长久以来,精神分裂症的治疗对于心理卫生工作者就是一个挑战。抗精神病药物减轻了患者的许多症状,然而还有相当一部分患者仍然存在残留症状。另外一部分患者则对药物的依从性不好,因此不得不继续忍受症状所带来的痛苦。考虑到这些问题,心理社会干预对精神分裂症患者极具价值。

  认知行为治疗(cognitive behavioral therapy,CBT)治疗精神分裂症在英国得到了相当的关注与研究,已经成为治疗师临床实践中的辅助技术。近几年,精神分裂症的认知行为治疗在国外迅速发展起来,这种心理干预方法显示出了较好的效果。

精神病:服药大大降低复发率

  治疗的目的是增强社会功能和减轻痛苦,让患者检验妄想的有效性可能没用,如果那样做,反而会让患者感觉生活没有意义。对于这样的患者,治疗的重要一步是理解为什么患者对他的妄想如此满意:没有了妄想,患者害怕生活变成什么样子?可以在治疗中采取措施使这样的结果发生的可能性减少,从而使患者对没有妄想的生活减轻恐惧。在试图改变患者的妄想之前,增强患者其他方面的技能可能有用。总之,治疗的目标是减轻患者的精神痛苦;不去关注患者的妄想,而是集中于患者提出的其他问题。当其他问题解决了,患者可能就会愿意修正妄想性信念。

  精神分裂症的认知行为治疗是在精神药物治疗基础上进行的辅助治疗。这种治疗的主要目的是减轻患者痛苦、增进其功能,而不是消除精神病性症状。治疗中,尽管也有针对精神病性症状的技术和方法,但这些方法只是为了使精神病性症状对患者的情绪和行为的影响减轻或消失。

  建立良好的关系,是心理治疗的基础。精神分裂症患者对人际关系存在敏感、多疑、恐惧等心理,因此治疗师与患者之间建立平等、真诚、互信、合作的关系需要更多的努力和更长的时间,而且要贯穿于整个治疗过程中。建立治疗联盟是精神分裂症的认知行为治疗的首要问题。由于该类患者经常偏执,对他人缺少信任,在治疗师与患者之间建立信任关系的重要性不可低估。治疗开始阶段,可能需要很多时间来同患者建立关系。在治疗联盟建立起之前,干预患者的妄想可能会起反作用。在短时间内与患者成为朋友,建立起信任、合作、友好的关系对治疗很有帮助。

  在治疗关系建立的基础上,要针对患者的精神病性症状,如幻觉、妄想、社会退缩等进行探究,了解患者对这些症状的体验或看法。在体验到精神症状之初,患者会一直思考、试图解决这些症状给他们带来的痛苦,并形成各种应对方式。但是,这些应对很可能强化症状,使症状巩固、维持。所以,识别患者不成熟的应对策略,进行恰当应对方式的学习与使用,是治疗的目标之一。治疗师要寻求患者的非理性想法,并设法纠正,用可以接受的其他观念来代替病态的思维,从而减少这些症状对患者带来的痛苦。

  一名治疗师该如何与妄想患者建立共情式的关系呢?毕竟,治疗师并未经历患者的异常体验,至少达不到患者的程度。也许,这位治疗师感觉晚间独自行走时有人跟随自己或者忧虑同事们在她背后说坏话。然而,她不大可能让这样的想法成为自己日常生活的障碍。她还能够迅速的检查证据,并得出结论,她的想法是不准确的。那么,治疗师怎么才能够真正理解具有异常信念的患者呢?治疗师一般都处理过各种各样的问题,其中一些是频频出现的,尽管她们自己并未经历过,却有助于理解患者。精神分裂症个体的体验可以采用相同的方式来贴近:我遇到这些问题时是什么样的?因此,治疗师不是把患者当作“精神病性的”,而是努力理解患者特殊的信念以及相应的情绪。

  对精神分裂症患者的治疗,一定要在安静、舒适、简单、患者比较熟悉的治疗室中进行;方式有个别治疗和团体治疗两种。其中,团体治疗的优点在于成本低、效率高、资源配置好,但这种方式缺乏对个体病史、病情、社会技能等情况的了解,针对性不够。

精神分裂症要终生吃药吗

  经典的治疗总共需要15~20小时,每周或隔周一次,每次15~45分钟。有研究认为,治疗时间越长,效果会越好;但在临床上,由于患者的经济因素、治疗师时间有限等问题,实际的治疗时间会比较短,而疗效也十分确切。在英国,该类治疗可由训练有素的社区精神科护士提供,次数仅6次。

  精神分裂症的认知行为治疗汲取了支持性治疗、心理教育、家庭治疗、社交技能训练等心理疗法的长处,发展出了许多有效的方法或技巧。其疗效也得到了大量研究的证实。最近,英国国立临床优化研究所和美国精神病学协会分别制定了精神分裂症临床指南,认知行为治疗被推荐为最有效的心理治疗方法。

  除了理解患者特殊的信念,治疗师可以通过暴露自己对不同于他人的信念的体验来改善同患者的关系。我们的周围很少被与自己有完全相同看法的人所环绕。在这些情况下,什么使我们感觉到合作和理解?什么使我们感觉到被反驳或彻底检查?当别人倾听我们的视角,尊重我们和我们的看法,并且采用一种温和的,非对质的方式提出其他解释,我们才可能更愿意放弃防御而考虑其他观点。Kingdon和Turkington(1991)描述了“正常化”精神分裂症患者症状的作用。并非将人类体验简单地分为“精神病性”或“正常”,而是把患者的体验视为人类正常体验连续谱的某一点。毕竟,简单地把人类体验划分为“正常”或“不正常”是一种“全或无”式的认知歪曲。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精神病医院 » 如何减轻精神分裂者心理痛苦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