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为何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愚昧和落后,常常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悲剧。晓霞就是这悲剧中的一个角色,晓霞在心理咨询中,伴着哭声讲述着自己的不幸遭遇:她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我被妈妈骗进精神病院已经三次了。每次在精神病院里医生只是给药,不管我心里的想法。在那里,我感到特别不舒服,和下地狱一般,每一次去过精神病院再回到社会中来,都感到了更大的压力,更拾不起头来。妈妈只知道命令我吃药,说不吃药我的病好不了。在我们这里人们不知道心理咨询,只知道精神病。现在,人们都知道我是精神病人了,人们都拿异样的眼光看我,我简直没有活路了。最近,妈妈又要送我去精神病院了。马老师,你说怎么办,求你救救我……”

  我怀着深深地同情,可是,求询者最需要的是心理咨询师不是同情而是实际的心理帮助。于是,我问道:“你去精神病院,医生怎么说?”

  “他们说我是精神分裂症……”晓霞很是疑惑地说。

  精神分裂症的诊断标准

  精神分裂症作为一种精神病,是有其特定的精神症状的。

  思维障碍 思维过程缺乏连贯性和逻辑性是本病具有的特征性症状。

  其特点是在意识清楚的情况下,病人的言谈或书写,虽然语句文法正确,但语句之间,或上下文之问缺乏内在意义上的联系,因而缺乏中心内容。交谈时可表现为对问题的回答不切题,对事物叙述不中肯,使人感到不易理解,这叫做思维松弛。严重时,言语支离破碎,甚至个别词语之间也缺乏联系,这叫做破裂性思维。

  有时病人可在无外界影响下,思维突然中止,这叫做思维中断。有时病人涌现大量思维并伴有明显的不自主感,这叫做思维涌现。有些病人用一些很普通的词语表示某些特殊的除病人外别人无法理解的意义,这叫病理性象征思维。

  情感障碍 情感淡漠、情感不协调也是精神分裂症的特征。情感淡漠最早涉及的是较细腻的情感,如对同事、朋友欠关心,对亲人欠体贴等。病情加重后,病人对周围事物的情感反应变得迟钝,对生活和学习的兴趣减少。随着疾病的发展,病人的情感日益淡漠,甚至对使人莫大痛苦的事情,也表现惊人的平淡。最后病人可丧失与周围环境的情感联系。在情感淡漠的同时,可出现情感反应与环境不协调,与思维内容不配合。病人可为琐事而勃然大怒,或含笑叙述自己的不幸遭遇,后者称情感倒错。

  意志障碍 病人的活动减少,缺乏主动性,行为变得孤僻、被动、退缩,即意志活动减退。病人对生活、学习及劳动的要求减低,如不主动与人往来,无故旷课或旷工等。严重时对生活的基本要求亦缺乏,如病人不注意清洁卫生,长期不洗澡、不理发;终日无所事事,呆坐或卧床。部分病人的行为与环境不配合,如吃一些不能吃的东西,如肥皂、污水,伤害自己的身体等等,这些称为意向倒错。

  幻觉和妄想 在一定类型或一定阶段,可以是本病突出的症状。精神分裂症病人的幻觉和妄想,内容多较荒谬和脱离现实,且多不愿意暴露其病态体验而加以隐蔽。

  自知力一般均受损害 自知力是指病人对自身的异常或病理状态的认识能力,即能否觉察和认识到自己的疾病。由于缺乏自知力,病人往往不愿意主动求治。

  求询者的真实情况

  在我的心理咨询实践中,还从来没有精神分裂症患者主动求治的个案。晓霞是患了精神分裂症吗?我心怀疑问。

  于是,我们进行了下面的交流。

  “你谈谈你的家庭情况好吗?”

  “我父母没有文化,父亲是个小干部,母亲喜怒无常脾气急躁,父母关系一直不好。”晓霞回答说,“我们兄弟姐妹好几个,就是在这样混乱的家庭中长大的。但是,他们都不在乎父母,所以父母也拿他们没办法。而我,由于得不到父母的关爱,从小就内向拘谨,也就显得胆小听话,父母特别是妈妈就对我管束的更严,我更怕他们。我本来在一家银行上班,可家里总把我往精神病院送,单位就给我一定的工资,叫我回家休息了。”

  “你母亲从什么时候为什么拿你当精神分裂症的?”我寻根求源。

  “那是我22岁时的事了。”晓霞回忆说,“那年,我与一个男孩谈起了恋爱。我们两个很好,可是男孩说他母亲好像不很同意。交往了一段时间后,男孩要我去了他们家里,好争取他们家里同意这件事。没想到,自从我去了他们家后,男孩的母亲就对我母亲说,是不是给我去检查检查,看看脑子是不是有毛病。当然,我和那个男孩被拆散r。这件事对我打击很大。在我们这里,人们根本还不知道什么是心理问题,一提脑子有毛病就会想到精神病这要是传出去还了得?于是,妈妈就赶紧给我找了一个男人结婚了。尽管我不同意,可是,我没有力量和家里和我们这个地方抗争,我只能屈从。婚后,由于婚事急迫,一时没有房子,就住在我妈妈这里。我妈妈过去对我干涉惯了,婚后,还是过多地干涉我们小家庭的生活。结果,闹出了很多不愉快。丈夫受不了,一年多以后,我们离婚了。我们生了一个儿子,判给了他父亲。这段婚姻经历又深深地刺伤了我。你可以想象我的心情该有多么坏。这样一来,妈妈更认为我精神有毛病了。于是,就想出了许多办法,终于把我骗进了精神病院,在周围人的眼里,我成了一个精神病患者。”

  “那么,你自己感觉心态如何呢?”

  “我有一个心结,就是总感觉自己事事不顺利,心情很压抑,缺少快乐,自我封闭,没有可以交流的对象。我总想出去,走出这个家门,去交往,去旅游,去做点事。可是妈妈总是说我有病,出不去。弄得我自己也怀疑自己是不是有出去的能力。自从单位让我休息之后,我就整天在家里。父亲说让我陪陪母亲,我不敢拒绝。一个人在自己的小屋子,无所事事,一点意思也没有。我想,要不把孩子接过来,不知道这样行不行?要不再找个老公,也不知行不行?你说呢?”

  心理医生的明确诊断和建议

  沟通至此,我心中为晓霞只想喊冤:她哪里有一点精神分裂症的症状?

  我们的沟通是为了两个目的:一是搜集信息,二是进行诊断——诊断她是否具有精神分裂症的症状。

  上面的会话过程基本是实录的,现在我们看到:她思维是那么正常,连贯而富于逻辑,对问题的回答十分切题,她有正常的情感体验,她有正常的生活活动,她有主动交往的需要,她关在家里完全是外力的作用,她没有脱离现实的幻觉和妄想;她有正常的自知力,能够清楚地觉察自己内心的痛苦体验,并且主动拨通电话求助求治。她身上哪有一点精神分裂症的影子?

  我把上面的意思说给她,明确地告诉她:“你不是精神分裂症,你是一个正常的人,只是心理上出现了一些问题。”

  听到这里,晓霞情不自禁地流下了眼泪,久久地不说话。

  她平静下来之后说:“谢谢你,又给了我希望,谢谢马老师!”她又看到了自己面前的生活有一片阳光。我表示如果必要的话,可以和她的母亲沟通,来帮她早日摘掉精神病人的帽子。

  “但是,关键还是靠你自己。”我说,“精神病是一顶别人让你蒙冤的帽子,但你心理上确实陷入了困境。单就你的心理问题说,母亲对你的过分管束干涉,恋爱和婚姻的打击,这是你陷入现在心灵痛苦的外因,但是,不能不看到,你个人性格上的懦弱依赖,缺乏独立果敢精神,是你陷人心理困境的内因。因此,建议你:第一,努力重塑自己的性格。让自己多一些独立,少一些依赖,多一些果敢,少一些懦弱。第二,你应该尽快改变现在的生活方式和生活环境。走出屋子,走出家门,去做一份自己能做的事情,不管事情苦不苦,不管工钱多不多,只要能劳动起来,你就会重新走进正常的生活。总是一个人呆在小屋子,就是心理非常健康的人,也会呆出病来。前一点可以慢慢来,后一点应及早拿出行动。你有信心开始行动吗?”

  “有!你放心,我一定会早日走出屋子,去做一件自己能做的事情,一定能!”晓霞对自己是那样地充满希望。

  希望的曙光

  不记得过了多久,晓霞打来电话:“马老师,我终于走出了屋子,给人家打工。虽然有点累,但心里轻松了许多,我身边的人开始知道了我当初是冤枉的了,不再把我当精神病了,我感到好痛快。谢谢你,我会继续在生活中改变自己的……”

  放下电话,我久久地心绪难平:晓霞只是心理出现一些障碍的人,她为什么竟然被三次送进精神病院?她为什么被戴上了一顶精神病的帽子?难道可以仅仅归因于她那没有文化的妈妈一个人?我们的精神卫生工作者和心理卫生工作者以及我们整个社会该有怎样的反思和行动?更让人心情沉重的是:在现实生活中,蒙冤被戴上精神病帽子的人并非绝无仅有。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精神病医院 » 她为何三次被送进精神病院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