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分裂症对躯体的影响不亚于大脑

  长期以来,精神分裂症一直被视为“脑子的疾病”,影响一个人的思维方式、感觉及行为。然而,一项5月9日发表于Molecular Psychiatry(影响因子 13.204)的meta分析提醒我们,精神分裂症的发病过程中,大脑之外的其他很多器官也在悄无声息地发生着危险的变化,其幅度不亚于大脑或更甚。

  研究简介

  研究者很早就认识到,精神分裂症患者罹患躯体疾病的风险远高于一般人群,进而造成显著的早亡现象——相比于一般人,精神分裂症患者的预期寿命缩短15-20年。患者不良的躯体健康状况常被视为疾病的继发效应。例如,作为精神分裂症治疗的基石,抗精神病药与体重增加及2型糖尿病相关。生活方式也扮演了负面的角色:患者往往缺乏锻炼,膳食也存在诸多问题。

  然而近些年来,研究者也观察到,新近被诊断为精神分裂症、还没来得及用药的患者也存在生理改变的证据,如免疫系统的过度激活。这是否意味着,与抑郁类似,精神分裂症也是一种全身性的疾病?

  研究第一作者、伦敦国王学院Toby Pillinger及其同事回顾了精神分裂症发病时全身生理变化的证据,并将其与同一组患者中枢神经系统变化的证据进行了比较,以判断全身性的变化究竟只是一类无足轻重的异常,还是与脑结构及功能的变化平起平坐。研究者着重对炎性标记物、激素水平及心脏病高危因素进行了观察,如血糖及胆固醇水平,并汇总分析了有关脑结构、脑内不同化学物质及大脑活动标记物的证据。

  本项meta分析共纳入了来自165项研究的13,440名受试者的数据。结果显示,相比于一般人群,早期精神分裂症与脑结构及功能的改变相关,这个并不令人意外。然而研究者还发现,早期精神分裂症也与全身上下各种各样的生理学变化相关。他们使用效应量这一统计学手段评估了这些变化的幅度,结果发现相比于对照,患者全身性变化的幅度(g=0.58)与中枢神经系统变化的幅度(g=0.50)旗鼓相当,而免疫系统的变化甚至较脑结构(P<0.001)及脑神经化学变化(P<0.001)更为显著。

  上述结果提示,精神分裂症事实上很可能是一种全身性疾病;治疗大脑的同时,我们没有理由不去治疗患者的整个身体。

  三种可能的解释

  目前,有三种理论或许可以解释精神分裂症中枢神经系统变化与全身性变化的相关性:

  1. 全身性的功能紊乱可导致脑结构及功能的变化,最终导致精神分裂症。例如,某些罕见的特定癌症可产生抗体,这些抗体可攻击大脑并引发精神病;一旦去除肿瘤,患者的精神病性症状也随之改善。

  2. 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可导致躯体疾病。例如,精神病性障碍的应激可导致皮质醇水平的升高,而过高的皮质醇水平则与体重增加、糖尿病及血压升高相关。

  3. 精神分裂症的症状及躯体疾病可能通过不同的机制发生,但这些机制均来自一个共同的危险因素。例如,如一名孕妇在妊娠期间遭遇饥荒,其生育的子女在成年后罹患精神分裂症及糖尿病的风险均显著升高。其中,精神分裂症风险的升高可能是母亲营养不良导致后代脑发育受损的结果,而糖尿病风险的升高可能源于糖代谢能力的变化,原因同样是母亲的营养不良。

  下一步

  研究者仍需进一步开展研究,以评估这些全身性的变化究竟是精神分裂症的病因还是结果。其中一种方法是,观察那些可能罹患精神分裂症的高危人群,并比较那些最终患病及未患病的个体的身体变化。此外,我们还需要观察,精神分裂症严重度改变后,患者的躯体状况又会随之发生怎样的变化。

  很多精神分裂症患者因心血管疾病早亡,而在过去几十年间,精神分裂症患者的预期寿命并无显著的改善。未来的研究需要确定,早期关注精神分裂症患者的躯体健康是否有助于降低这一人群的死亡率。

以上内容仅授权39健康网独家使用,未经版权方授权请勿转载。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成都精神病医院 » 精神分裂症对躯体的影响不亚于大脑

赞 (0) 打赏

觉得文章有用就打赏一下文章作者

支付宝扫一扫打赏

微信扫一扫打赏